关键字: 商品分类:
 

公司名称:银诺克药业集团
公司地址:长春市九台区卡伦镇工业园群英大路888号
电  话:0431-82811229
     15843029977
传  真: 0431-82565601
邮  箱:ynk@ynkyy.com
网  址:http://www.ynkyy.com.cn

新闻中心

康恩贝再抛17亿定增扩大化学药产能 谁将入股?

日期:2015年11月24日 19:49

纵横医药市场30余载,一手创立了康恩贝医药产业帝国的胡季强,近日又对外抛出了一项定增计划。

 
  计划显示,拟定向募集资金17.8亿元,加码国际化先进制药基地项目、现代医药物流仓储建设项目和偿还并购贷款。其中的重头戏是国际化先进制药基地项目,这其中包括原料药、冻干粉针和片剂等生产。11月20日,康恩贝副总裁、董秘杨俊德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定增计划是对主业的加强。
 
  康恩贝的主营业务为药品制造和药品销售,分为现代植物药(含中成药)和化学药两大药品业务板块,近年来现代植物药一度占据康恩贝历年营收的半数以上。此次康恩贝扩充主业,相当于扩充了未来化学药的产能。
 
  康恩贝的控股股东为康恩贝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恩贝集团”),实际控制人为胡季强(持股38.41%)。经过多年的苦心耕耘,胡季强一手将康恩贝打造成为国内颇具实力的药企集团。
 
  2014年底,康恩贝集团的资产规模已超过106亿元,销售规模逾110亿元;位列全国医药工业40强、全国中药行业10强,系浙江最大中药企业和浙江民营企业百强。
 
  除康恩贝外,胡季强还参股了多家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形成了颇具规模的系族医药资本产业集群。截至今年第三季报,康恩贝集团持有金圆股份(11.70, 0.00, 0.00%)(000546.SZ)14.01%的股权,位列第二大股东;康恩贝直接持有佐力药业(11.900, -0.29, -2.38%)(300181.SZ)0.69%的股权。
 
  另外在新三板上,康恩贝亦有布局。11月9日,胡季强实际掌控(持股37%)的云南高山生物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在股权系统披露了公开转让说明书。
 
  谁将入股康恩贝?
 
  11月15日晚间,康恩贝发布了一项定增预案,拟以不低于10.59元/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6819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7.812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这是康恩贝今年以来的第二次定增。早在今年4月,康恩贝即完成了上市11年以来涉及金额最大的并购交易,非公开发行1.75亿新股,募集20.32亿元。
 
  与该项定向增发计划不同,此次康恩贝募资17.812亿元的定增,发行对象和价格均未确定,“发行对象为不超过10名的特定对象,最终发行价格将在取得证监会[微博]核准批文后确定”。
 
  外界十分关心此次入局康恩贝定增计划的10名战略投资者身份,在公开的预案中,康恩贝并未详尽披露,甚至连名单也未公布。
 
  康恩贝副总裁、董秘杨俊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有一种(非公开发行股份)方式,锁定期一年,发行对象不确定。对象的确定需要拿到证监会核准批文后,通过询价过程产生,大家都来参与询价,按照价高者规则确定。”
 
  按照杨俊德的描述,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康恩贝此次定增发行方案似乎符合《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第十条规定,“即上市公司应当在取得发行核准批文后,以竞价方式确定发行价格和发行对象。发行对象认购的股份自发行结束之日起12个月内不得转让”。
 
  值得关注的是,康恩贝特别强调,本次发行不构成关联交易,“公司控股股东康恩贝集团、实际控制人胡季强及其控制的企业不参与认购本次发行的股票”。
 
  与此同时,亦不会导致实际控制人变更。时代周报记者发现,此次发行前,康恩贝集团持有康恩贝4.59亿股,占总股本的27.40%,系控股股东;胡季强直接及间接控制康恩贝 6.43亿股,占总股本的38.41%,系实际控制人。
 
  此次发行完成后,按照发行上限测算,康恩贝集团将持4.59亿股,持股比例为24.90%,仍为控股股东;胡季强则直接及间接控制6.43亿股,占总股本的34.91%,仍为实际控制人。
 
  如此看来,擅长资本运作的胡季强将不参与此次定增计划,那么谁将认购康恩贝的股份还未确定,给外界留下悬念。
 
  根据此次预案显示,发行完成后,康恩贝总股本将扩大不超过 18.42亿股(含本数),按照股价不低于10.59元/股计算,发行完成后,康恩贝股权将价值195亿元,明显低于目前超过230亿元的市值。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10.59元/股的价格,也低于目前康恩贝超过13元的股价。定增计划一经公布,资本市场对此并不狂热,11月16日起复牌当天报收14.12元/股,涨幅9.97%,此后两日不断下挫,接着震荡不断。截至11月23日收盘,康恩贝股价为13.80元/股,市值为231亿元。
 
  拟扩大化学药产能
 
  此次康恩贝定增的募资资金,主要用于3个方面,即总投资投资11.35亿元的制药基地项目,总投资2.5亿元的现代医药物流仓储建设项目和偿还银行贷款。

康恩贝为上述制药基地项目称呼为“国际化先进制药基地项目”,该项目无疑是此次定增的重头戏,拟投入募集资金10.93亿元,项目计算期长达14年5个月,其中建设期 5 年(2014 年 8 月—2019 年7月),生产运营期约为 9.5 年。

 
  康恩贝也为未来描绘了“美好蓝图”,2019 年8月开始正式生产,当年达产 50%,2020年达产70%,2021年即可达产100%。
 
  项目建成后将形成产能:原料药生产能力258.88吨/年(其中出口155.33吨/年)、冻干粉针10000万瓶/年(其中出口1000万瓶/年)、胶囊15亿粒/年(其中出口6亿粒/年)、片剂15亿片/年(其中出口6亿片/年)。
 
  康恩贝的主营业务为药品制造和药品销售,分为现代植物药(含中成药)和化学药两大药品业务板块,目前已形成以现代植物药为核心,化学药为支持的产品结构。
 
  康恩贝2014年和2015年上半年年报显示,现代植物药的营收分别达到21.06亿元和14.03亿元,分别占据当期主营收入的58.80%和63.45%,超过半数以上。
 
  相对应地,康恩贝的化学药品和原料药所占营收规模则较小,2014年和20015年,二者合计的营收分别为13.82亿元和7.80亿元,分别占当期营收的38.61%和35.25%。
 
  康恩贝董秘杨俊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们原来的业务结构上有两大业务板块,植物药和化学药,这次是对主业的加强。”
 
  此次康恩贝将原料药和制剂项目一起实施,“便于原料药和制剂的品质控制与价格把控。如果不把控原料药源头,可能会带来市场方面的不确定。”杨俊德表示。
 
  目前,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原料药生产和出口国,市场蛋糕庞大,很多上市公司均在原料药领域占有一席之地,但同时这一行业污染较高,也广受市场投资者和社会人士的诟病。
 
  此次康恩贝加强这一领域的耕耘,环保自然是挥之不去的问题。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上述“国际化先进制药基地项目”以浙江金华康恩贝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华康恩贝”)为实施主体,目前正在做环评手续。
 
  金华康恩贝系康恩贝的控股子公司,持股97.69%的股权。今年上半年,康恩贝利用2014年非公开发行募集的4亿元资金,对金华康恩贝进行增资,同时另一股东余斌(持股2.31%)同比例增资 944.88 万元。本次增资完成后,金华康恩贝注册资本增至5亿元。
 
  金华康恩贝主营药品制造, 康恩贝2015半年报显示,其主营收入为5.55亿元,净利润为7340.77万元,报告期末总资产为 12.71亿元。
 
  杨俊德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目前初步的环评手续已经有了,正在履行最后的一些程序。“环保非常重要,按照环保部门的要求和规定,我们一定要做到。”杨俊德承诺。
 
  云南康恩贝亏损持续
 
  公开资料显示,以康恩贝为主要成员的康恩贝集团于1994年在杭州成立,业务范围囊括投资和实业经营。目前康恩贝集团已形成了以医药产业为主业,生物农业产业、健康食品和饮料产业为辅的产业体系。
 
  作为康恩贝创始人,现年54岁的胡季强系浙江东阳人,出生于医药世家。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康恩贝今日在植物药领域风生水起,与一位已故植物学家分不开。
 
  此人为东阳籍植物学家蔡希陶,曾在西双版纳的葫芦岛筹建了中国第一个热带植物园—中科院云南热带植物研究所。蔡历任昆明植物研究所副所长、所长,兼任云南省科委副主任、中国科学院昆明分院副院长。
 
  公开资料显示,蔡希陶系胡季强的舅舅。在媒体面前,胡季强曾大方地谈到了这位舅舅带给他的影响。胡季强自称在年轻时曾下决心准备到云南去追随蔡希陶从事植物研究事业。
 
   “其实我内心一直没忘记曾经的这样一种愿望,所以到后来在公司发展当中,我们逐步把公司定位成现代植物药的企业,包括现在我们做的大健康产业,这一点跟我的舅舅蔡希陶当时对我的影响是不可分的。”胡季强称。
 
  早在2001年,胡季强便在云南经济开发区成立了以蔡希陶名字命名的公司“云南希陶绿色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希陶”)。工商资料显示,云南希陶注册资金为2.2亿元,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为张伟良。现年52岁的张伟良系康恩贝集团董事、副总裁,康恩贝公司副董事长。
 
  云南希陶在康恩贝公司占据着极为重要的作用,除经营天然植物的种植、科研开发外,还进行硬胶囊剂、口服液制剂的加工及销售,以及农副产品的购销等。
 
  云南希陶公司旗下拥有多家分公司,其中安宁分公司拥有云南省内最大的中药提取生产基地之一,年中药材加工量达到6000 吨,银杏叶提取物产能可达100 吨以上。
 
  今年上半年,云南希陶公司卷入了“银杏叶事件”风波,对其经营业绩造成较大影响。今年上半年报显示,云南希陶公司收入和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分别下降 31.04%、29.49%。
 
  康恩贝解释称,“主要系招标降价及商业客户对市场开发投入不足,造成自有产品整体销售不理想,且受银杏叶质量问题风波及国家政策对银杏提取物标准的进一步提高,银杏提取物的销售出现暂时性下滑”。
 
  另外,云南希陶公司与康恩贝等其他股东合资的湖北康恩贝医药有限公司,也陷入了亏损,“因业务员及代理产品的流失,销售下降幅度较大,并出现亏损”。
 
  此外,康恩贝在云南的另外一家公司云南康恩贝植物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康恩贝”),依然深陷亏损泥潭。云南康恩贝系康恩贝在2012年从云南雄业集团有限公司收购的企业,收购前多年一直处于亏损,收购完成后至今依然亏损。
 
  云南康恩贝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本为8000万元,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为张伟良。2015年半年报显示,云南康恩贝公司亏损309.83万元,“因市场开发力度不够,销售上量缓慢,销售收入规模较少,同时受其内部改造及市场投入较大等影响,报告期内仍未扭亏。”

所属类别: 公司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康恩贝再抛17亿定增扩大化学药产能